主页 > 低碳生活 >

P2P刚性兑付风险困扰大平台

去年年底以来,P2P平台提现困难、限制提现、跑路、诈骗等,频频出现。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4年12月30日,12月份的问题平台数已达87家,超过前年全年的问题平台数量。业内人士指出,这一波“倒闭潮”应该叫“挤兑潮”。而开启本轮轰轰烈烈之“挤兑潮”大幕的,或是11月份时“爆雷”的几家知名平台,其所引发的行业地震,影响远超预期。

年底,受经济和金融大环境影响,借款人逾期、展期现象频繁,加之一系列平台倒闭和股市走牛影响,投资人纷纷撤出资金,网贷行业面临高兑付压力,许多平台被曝光出现提现困难。

P2P刚性兑付风险困扰大平台

P2P刚性兑付风险困扰大平台

兑付风波波及新浪微财富

P2P问题已经不仅停留在P2P企业跑路上,由于不少大互联网平台开始销售P2P企业的产品,风险正蔓延至大平台。

在新浪微财富官方交流平台上,记者看到不少投资了中汇盈的投资人正陆续地递交户口本复印件等材料,准备办理债权转让手续—中汇盈资金链断裂引发的兑付问题正由新浪微财富接手债权,并兜底投资人到期本息来解决。

记者在微财富平台中看到,针对不少投资人的问题,新浪微财富回应表示,中汇盈事件已进入到司法程序中,微财富作为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是平台服务提供者,而非债权所有者,在法律层面上并不具备向中汇盈追讨债权的资格。用户作为适格的债权追讨人,通过司法途径完成救济需要相当漫长的时间及非常大的维权成本,为了最大程度地保护用户权益,聘请专业律师团队帮助用户追讨和维权,用户可以将债权转让给我公司并由我公司向中汇盈追索,请按照后续《中汇盈债权转让须知》中的细则办理债权转让手续。

不少投资人都表示,“新浪微财富发标时都承诺保本保息的,也正是因为冲着大平台的信用才敢买其上面的产品。”

2014年12月13日中汇盈发布公告,宣布其网站中汇在线提现出现困难,深圳福田警方以“陈艳芳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陈艳芳系中汇盈法定代表人)立案进行侦查。2014年12月15日,中汇盈通知投资人进行债权登记。12月31日,新浪微财富发布公告,称深圳市中汇盈系其微财富平台的“汇盈宝”和“PP猫外贸贷”系列理财产品的售卖方。

如债权未转让,“汇盈宝”和“PP猫外贸贷”产品到期时也未能通过司法途径完成向中汇盈的追索,用户将面临财产损失和延期的风险。

新浪表示,尽管这不在其现有的用户保障计划中,但鉴于微财富是一个新的、刚刚起步的平台,为了保护用户利益不受损失,决定针对此事件启动特殊风险处置方案,与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合作实现本金和利息到期兑付。如果用户不委托新浪微财富帮助追讨,则要自行联系警方对未转让的债权进行追讨和维权。

尽管最后新浪微财富呼吁用户在参与互联网金融理财时,需要时刻保持谨慎,提高风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险意识,选择安全、可靠的平台和产品。但在中汇盈不能兑付事件面前,这一声明显得多么的脆弱。

2014年P2P风险事件数翻三倍

事实上,2014年以来,P2P行业频发出现跑路事件严重影响了投资人对P2P行业的信心。2014年7月,涉案金额1.2亿人民币的“东方创投案”,在历时9个月的调查取证后与2014年7月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灯亮、李泽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和罚金,此次判决是司法体系对P2P平台自融案件的首次裁量。不少人认为量刑过轻,而冻结在案的资金只能覆盖不足一半的为归还本金。

2014年8月,广州纸业骗贷老板跑路事件,牵扯到红岭创投1亿元坏账,董事长周世平称因为抵押物处理需要很长时间,全部到齐借款将由红岭创投提前垫付。红岭亿元坏账在网贷圈掀起了轩然大波,网贷行业的风险控制引发忧患。而大标模式也备受争议,有专家指出,大额融资项目风险集中,漏洞隐患较多。

去年底,老牌平台贷帮网千万逾期但拒不兜底的做法在行业内掀起巨浪,从而使得潜行在P2P当中的刚性兑付神话打破,成为P2P放弃兜底的第一例。老平台想继续做大做强,一旦出现坏账都会毫不犹豫先行垫付,业内人士不少认为放弃垫付相当于自毁前程。而贷帮却拒绝“兜底”,执意走法律程序来承担相应责任。

再到年底中汇盈事件将新浪微财富拖下水,尽管新浪微财富承诺兜底,但整个处理过程复杂漫长,加上中间博弈,无不让投资人心惊胆战。显然P2P风险已不仅仅局限在小平台,过去投资人一直放心的大互联网平台也由于“两端在外”的模式,出现难以控制的情况,投资人未免会担忧未来再出现问题怎么办。

据网贷之家统计,2014年1-7月,每月平均有9.3家问题平台出现,进入8月后,问题平台数量显著增多,其中12月问题平台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数量高达92家,超过去年全年问题平台数量。

网贷之家分析指出,这些问题平台爆发呈地域性分布,多位于广东、浙江和山东,这些地区网贷行业较为活跃,新上线平台数较多,问题平台也自然较多。其中海南、湖南问题平台发生率最高,在30%以上。另外,山东、湖北、广西、甘肃等地问题平台发生率也高达20%以上,其中海南和甘肃主要由于平台基数较少。

据统计,2013年问题平台多数是诈骗、跑路平台,而2014年“诈骗、跑路”类和“提现困难”类问题平台数量不相上下,占比分别达46%和44%。另外,还有部分平台因为停业或者经侦介入等其他原因被曝光。10月份以来,体现困难类平台大幅上升,12月该类问题平台占当月总问题平台数量的近七成。

恐慌性撤离或引发连锁反应

2014年底这一波平台倒闭潮,主要则是因为“羊群效应”引发,即投资人面对一连串的平台倒闭产生恐慌心理后不断撤离,而撤离又引起更多的平台资金链断裂倒闭。

资深投资人指出,这一波倒闭潮或者说挤兑潮,首先是因为地区性的风险引起。投资人在过往的投资经验中,普遍产生一个很不好、影响很坏的破坏性联想,那就是假如某地区集中出现3个以上平台接连倒闭,那么投资人就很容易的认为“该地区的其他平台都是有问题的”。

“这种想法的破坏性是很强的。”他认为,此波倒闭潮的起因就是这种思想引发的。“此前,浙江瑞安多家平台倒闭,引起了投瑞安系平台的投资人恐慌性撤离,最后导致瑞安的平台基本倒的差不多了,恒融财富、中贸易融也受到这一破坏性联想影响。”这一联想并未停止。随后,投资人认为浙江地区的平台,特别是杭州的平台都不安全,纷纷撤离,这也进一步加剧了该地区平台的倒闭,最近的涌金贷倒闭即是例子。

由于中雷的投资人很多,而短期内,维权毫无进展,有投资人甚至对网贷本身产生怀疑,纷纷撤离,更有极端者宣称,将永远不再碰网贷。“这种恐慌性撤离又波及其他地区的平台,引起了范围更大的连锁倒闭效应。归根到底,也是受这一破坏性联想的影响。”百事对此称。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坦言,几个“大雷”所引发的行业“大地震”,影响远超预期。他进一步指出,广大投资人如此恐慌,似乎也说明了网贷行业的脆弱性以及投资人的不成熟。但归根到底,还是源于投资人对网贷普遍存在着不安全感。